欢迎访问浙江省技术市场促进会
 
政府在培育技术市场中要更好地发挥作用
(2014-07-14)

                                           

2014625

 

第一,技术市场是市场经济的产物,这是一条铁律。

尽管这是个老生常谈的问题,研究技术市场,依然无法避开。一些人如今对这个市场经济产物的属性若明若暗,其根子也在于此。

通俗地说,要是没有改革开放,中国也就没有技术市场这一说。中央不提出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国家,也就没有技术市场的立身之地。可见,技术市场是随着国家经济社会发展,伴随国家经济体制的前进脚步,亦趋亦步发育、成长,逐步发展,日趋成熟和日益繁荣起来的。它与市场经济同在,与社会进步共存。

技术,这是人类社会发展最基本的生产要素。技术和技术市场与人才、信息、土地、资本等生产要素市场的同等重要性,使得技术市场不仅具有存在的客观性、必要性,且在引领经济社会的发展进程中,充分展显出它在生产要素市场中的先导作用。这是不以人们意志转移的规律,已被世界科技革命的实践所证实,当然也已被我国三十年的技术市场实践所证明。凡遵循这一规律,技术市场就能健康发展。反之,就会进入误区,俳?不前。

回顾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经济体制,从1978年前的计划经济,到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提出的有计划商品经济,再到今天提出建立市场经济,这是一个脉络较为清晰的过程。当年曾经是三十几岁的同志,如今都已退休了。

从“计划经济→有计划的商品经济→计划经济为主,商品经济为辅→社会主义商品经济→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国家”的过程,充分反映了一个重要的认识演进规律,即对市场经济,是一个从不认识到认识的过程,是一种盲目向逐渐自觉的跨越,这与马克思主义的认识论原理完全吻合。同理,技术市场也必然要经历一个从片面、机械,到初步认知、基本认识的这样一个渐进、演进的认识过程。

透视三十多年我国的技术市场发展史,人们从“技术也是商品”,误认为“技术就是商品”;从“开拓技术市场,推进技术交易”,认作为“技术市场就是卖买技术的场所”等许多简单化的初级认知,逐渐进化到技术市场“是生产要素市场”,认为“单一的商品市场不可能很好发挥市场的作用”(87年十三大报告),认识到“当前培育市场体系的重点之一是发展技术市场”(93年十四届三中全会),发现了“健全现代市场体系”,必须“发展产权、土地、劳动力和技术等市场”(02年十六大),直到在十六届三中全会上提出要“把技术市场作为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中,加快发展生产要素市场的重要内容”。在十七大上提出了:“市场要在资源配置中起基础性作用”,到十八大,更加清晰提出:“市场要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作用”。这些市场经济的认识递进,发展成为新时期科学技术管理与技术市场新的理论创新,使人们从认识到实践,也获得了新的认识推进和实践提升,实现了技术市场的理论升华。这既是市场经济的理论进步,更是我国科技工作者在技术市场领域上完成的重大改革成果。

 

第二,发展生产力是技术市场的本质属性。

技术市场作为发展生产力的重要生产要素市场,是科学技术第一生产力光辉思想的伟大实践。

任何新鲜事物的出现,虽缺乏经验,但只要有急于发展的心态,某种程度上也能促进生产力发展。例如,中央提出科技人员要走出实验室,科研机构的研究成果要为经济建设服务,改变成果“三品”现状。正是有了这个号召,才有了79年杭州出现的全国第一家民办研究所。科委的一位干部自己掏钱创办“杭州交叉应用技术研究所”,成为全国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才会有80年武汉与沈阳两地冒出两个全国最早的科技开发中心;才会有中科院物理所的科技人员创办北京华夏新技术开发研究所,成为北京电子一条街的前身;才会有82年国务院的“四个转移”战略的出台,开创技术从“实验室向生产、军工向军民兼用、沿海向内地、国外向国内”转移的先河;才会有84年全国人大通过的专利法实施;才会有85年国务院出台技术转让条例;才会有86年的技术市场工作“八字”方针;才有继中央85年经济体制改革决定之后的科技体制改革的决定;才有876月世界上第一部技术合同法在我国的问世等等等等。。。。。。。。

接二连三的举措和社会回应,都围绕着经济建设的这个中心,围绕着科学技术是生产力的这个总目标。通过开拓技术市场,解放科技人员,将先进适用的科技成果推向经济建设主战场,实现科技与经济的结合。为解决科技与经济“两张皮”,中央还提出“面向”与“依靠”方针。这都是摆在大家面前、历历在目的活生生事实。

然而,这些举措在缺乏完整理论支撑和急于求成的心态下,其“大胆实践”、“勇于探索”,难免急功近利。记得,当时人们曾经有过一种大胆的想法,似乎有了技术市场,“科技成果就能进入市场交易”,在这种形而上学认识论指导下,技术就能像商品那样进行买卖和换取劳动报酬。许多人曾在头脑中形成了一种定式,认为只要有了他所认识的技术市场,就能让科技人员获益、百姓致富。因此,当时全国技术市场一片莺歌燕舞。各地轰轰烈烈技术交易活动此起彼伏,热闹非凡的技术交易会、展销会、“常设技术市场”在全国到处可见。深圳与浙江两地,还率先搞了技术成果的拍卖。新华社为此专门用“中国第一锤”为题,宣传这件喜事。当然,像联想、方正等如今的科技大佬,他们当时借政府大力发展技术市场之手,首先崛起、先期成功,业绩光鲜,成了我国技术市场早期崛起的“骄子”。还有那个叫电子一条街的中关村,也是我国技术市场发育发展的成功典范。但也应当看到,多数的技术转移和转化,都还是处在两极:一极是适用、低端和容易推广的实用技术,“雨露”了乡镇工业,促成“半壁江山”的形成。特别是以“短平快”见长的星火计划,促进了我国广大农村社队工厂的凸现、乡镇工业的兴起、乡镇企业家的涌现、农村经济的发展。另一极则出现了“造原子弹不如卖茶叶蛋”的现象。高新技术转化难,产业化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如今众多中小企业遇到的融资难,并非完全难在真的“没钱”,而是在培育技术市场的发展中,技术研发和产业化中急需的高质量、高水平科技服务没跟上。从另个侧面观察,几十年的“短平快技术”的“大胆推广”与“无序应用”,换来的是污水、黑水和沙尘与雾霾;食品成了农药残留、化肥催生的产品;快速膨胀的市场,诱发出同业和恶性竞争的缺德与无奈。这三十几年,我们亲眼目睹一片片农田被高耸的烟囱复盖。面对污水横流,乌烟瘴气漫延城镇乡村,束手无策。不得不迎来“腾笼换乌”、折违治污、五水共治的结构调整不二难题。咱们的政府,在领导技术市场的培育与发展中,是不也应该找点问题和教训?

我国技术市场培育了三十多年,八十年代初提出科技体制改革,号召科技人员进入经济建设主战场,提出研究机构改革转制;中期推出了扶持农村经济发展的星火计划;九十年代初提出“科教兴国”战略,出台火矩、863973等一系列计划,提出高新技术要商品化、产业化、国际化。这些对推动国家经济发展,都是必要的。各地建了许多开发区,不去说不同部门建设的经济开发区和高新产业园区,单就科技部自己搞的高新技术开发区,园内项目的高度类同、高度重合,管理上的缺憾,难道不应当自究吗。可见,当中央提出一个决策方针时,咱们政府应当怎样尽职,在谋划、规划和管理策划上理应如何尽责?要不然,走了三十年,还得回过头来“折违”、“重建”、“共治”,没完没了的折腾。三十年过去了,我国技术市场上依然面临技术成果转化难,依然面临的是科技与经济结合难。成因当然是多方面的,原因也很复杂。从微观上考察,除了规划与管理上的缺陷之外,技术市场中缺乏高质量和高水平、高水准的服务,恐怕是本质,这是我们做技术市场管理应当警惕和关注的。据此,培育与建设功能强大的科技服务市场,已是新时期培育与建设技术市场的重要内容。这也正是笔者大声疾呼要关注我国科技服务市场培育工作的原因,也应当成为我国技术市场管理部门的重要任务。

 

第三,科技服务市场是技术市场发展成熟的客观必然。

人们原本指望技术市场,应该是科技与经济结合、发展生产力的利器。然而,直到今天,人们才发现并未如此简单。

技术的转化,除了技术市场自身的发育,还需要其它生产要素市场的融入,需要政府通过更好地发挥作用,实现有形之手与无形之手的有机互动。同理,技术市场的发展和功能的发挥,同样需要与之相适应的服务市场的伴随,需要政府的培育和必要的扶持。一定程度上,我国技术市场也许就是由于当今科技服务市场的脆弱与“无能”、无力,才导致今天的这个重要生产要素市场的功能和作用难以得到充分的展现与发挥。

从表象上,似乎技术转化难的症结是信息不对称所致。其实,在信息高度发达的时代,这是个“伪命题”。试想,当今还有什么信息不能获得?还有人认为,影响成果转化的障碍是钱,这也是技术市场上的“障眼法”。事实上,人们看到的实景,是“有钱人不敢投项目,有技术的人找不到投资伙伴”的无奈。在市场上发现的,是一些“手拿成叠钞票”的人与“手捧技术项目”的人,“谈的多,成交甚难”的现象。投资人说“没好的项目”,而技术人员却讲,有钱人“不识货”。谈了半天,最后以“不适用、风险大”而告终。谈得笼的很少,谈得成的更难。即便成了,大多也是“自产自销”的技术成果。

从理论上讲,高新技术的转移与转化,对生产要素市场的互动要求,远高于一般技术的推广应用。它们的结合、转化,是个分工明确、界限严格、过程复杂、条件苛刻背景下的专业化运作系统。并非是光靠技术发明人或能工巧匠的单枪匹马,就能“包打天下”的。除了资本、市场和管理等生产要素的互动,从技术市场层面考察,更需要服务市场的支撑。前面所述的两种情况,正说明我们的技术市场中缺少有针对性、让双方都能接受、信服的专业化、有效的第三方服务。然而,这种服务也早不再是技术市场初期出现的那种“中介”,而是要有多专业、多要素的资源整合和具有专业要求的经纪活动,需要有功能强大和有服务水准、完整的服务市场作支撑。

这种服务市场,包括两个方面(两个方向):一是政府层面的宏观环境治理与管理服务。即总体发展方针,鼓励激励政策、服务标准、市场规范、人才和典型培育等服务。另一方面就是满足项目产业化需要的专业化技术经纪服务,满足与企业产业链相配套的科技服务链式经纪活动。这也正是当今技术市场中最困难、最突出的服务瓶颈。

我认为,一个发育完全、成熟的技术市场,必然有一个功能完整、工具配套的科技服务市场相伴随,有一个专业全面、系统完整的技术经纪人才队伍作支撑。它们的共存、共进、共赢,才是衡量一个国家、一个地区的技术市场发展水平和成熟程度的重要标志。因此,我认为考察国家和地区服务市场业态的形成和成熟度,科技服务产业、科技服务市场的兴起、成熟与否,是首要条件。当前,至所以在科技与经济的结合,在技术成果的转化率上不尽人意,都与我国技术市场中的科技服务业发展这条“短腿”有关。

由此可见,政府加强、加快科技服务业和科技服务市场的培育与建设,将是解决当今科技难以融入经济、技术转化效率不高的重要工作,是一项需要市场禀赋和专业要求的系统工程。它包括科技服务人才的培养、科技服务产业的培育。不仅要提升科技服务人员、科技服务机构开展科技服务活动的水准,还包括依托市场运行,组织与技术转化相关的各种生产要素资源与市场资源的整合与互动。尤其需要解决能适应创新链与产业链需要的科技服务链的构建,形成专业分工细化、服务技术全面、具有完整现代服务业内涵,适应市场经济发展需要、功能强大、能为众多产业实现高新技术转移与转化的科技服务产业。

 

 第四,推进中国技术市场的发展,需要政府更好地发挥作用。

要是说,中国的技术市场发展到高级阶段(或成熟阶段),是功能强大的科技服务市场的崛起,这个立论成立的话,根据国务院的职责分工,在今后一个相当长的时期里,政府科技管理部门把培育科技服务市场,成为新时期工作的重中之重,已成不争的命题。这也是我作为一个在政府从事科技管理工作多年的老人,考察与思考后的一个坚定不移的观点。在新时期技术市场培育和建设的这样一项重大任务面前,政府做什么?过去的可以借鉴,没有的可以创新。关键是政府怎么做,值得我们关注和思索。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就政府在市场中的职责与作用,已有精辟准确的理论注释,当下的任务是深刻理解、切实贯彻,而且需要勇气。

从政治学角度看,政府作为国家机器,它一方面是管理国家、管理社会,另一方面是服务人民、服务事业。管理是权力的象征,是国家机器管理社会的外形展现。服务是手段,政府是通过提供服务,实现对社会的管理。管理与服务,二者有机统一。据此,技术市场的政府管理,首先得明确政府的定位,做到履职不缺位,尽责不越位。

技术市场关键是发展、目标是转化。技术市场重在培育,从政府层面的角度来探讨建设科技服务市场的工作,首先得培养人才和培育高水平的服务机构。没有人,什么事也别想做。除了培养管理人才,更要培养大量能适应科技服务市场需要的专业技术服务和综合服务技术、服务管理人员及与科技服务链相关联的其它专门服务人才。当今,市场上并不一定缺乏研发人才,缺的到是有相应专业知识方面的服务人才。有了人,还得要有能形成为产业化服务,提供配套成龙的服务机构网络。第二是政府要注重建设公共平台。这种平台不是简单地建设过去那种“常设技术市场”,而要在坚持“规划在先,功能为要,公益为体,服务为本”的原则下,体现能符合技术转化规律,能为企业、为社会提供公共性服务的平台,这是政府的责任。三是要做规范服务市场的事情。把制定规划、研究标准、出台政策和培育与管理市场,有机地统一起来。四是要根据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关于市场要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作用的要求,将政府有形的手与市场无形之手巧妙地进行艺术化运用,以培育和引导我国的技术市场,真正能够实现又快又好地健康发展与繁荣。

当今,从基层和市场角度,仰视政府的工作,有两个毛病需要通过深化科技体制改革来加以克服:一是政府对技术市场培育与建设的管理,要搞部门大合唱。技术转化是多生产要素共同作用的过程,任何一家机构、一个部门的单打独斗,都难以实现技术的转化。因此,在上世纪我国提出开拓技术市场时,国务院就成立“全国技术市场协调指导小组”。全国技术市场工作和活动,由国务院三部委联合国家工商、财政、税收等多部门实行协调与指挥。政府当时的这种管理构架,顺应、符合技术成果的转移、转化规律,所以能有力地促进我国技术市场的繁荣和发展。

二是在培育与管理技术市场中,政府要做好份内事。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政府有自己的工作定位。政府做职责内的事,不为市场主体越俎代庖,这是衡量政府的执政能力与管理水平的重要标志。我国技术市场发展初期,国家出发展方针、出培育规划、出激励政策、出管理法规,出培训计划、培育典型等等做了许多一板一眼的工作,使得初步形成的技术市场,获得茁壮成长。可从88年国务院机构改革,将全国技术市场协调指导小组工作划归原国家科委,特别是国家建立市场经济体制之后,我国各级政府在技术市场管理上的投入程度,实事求是地说,远不如当年,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事实,让人失望。

对长期处在初级阶段的中国,培育市场始终是一项长期的任务。技术市场也必将随着市场经济的发育和完善,而不断成熟。我们今天回顾这段历史,赞颂过去那段时间的工作,并不是拼击当今的政府,也不是追究谁的过失,而是寄希望通过总结、梳理,为我国下一步的技术市场发展,为将要崛起的科技服务市场的建设与繁荣,落实十八届三中全会关于要继续深化科技体制改革的决策,实践市场要在配置科技资源中起决定作用的重要理论,提供可供借鉴和实践经验,望本文读者和领导,能予以理解与支持。

 
 
 
浙江省技术市场促进会
地址:杭州市文三路199号创业大厦902 邮编:310012
电话:88820903 88210761 传真:88820903
E-mail:zjjssc@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