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浙江省技术市场促进会
 
中国技术市场的发展需要功能强大的科技服务市场
(2014-07-07)

田 波

              201310

 

我国自一九八五年提出技术市场至今,中国技术市场已进入而立之年。因其与市场经济孪生,随着我国市场经济体制的日趋完善,技术市场也就不断走向成熟。因此,建设功能强大的科技服务市场,已成中国技术市场发展进入高级阶段的必然。

自从中央提出“技术是商品”的命题开始,技术市场经历了萌芽、形成和发展等阶段。当人们逐步认识到技术市场也是“社会主义的生产要素市场”,能“在配置科技资源中起基础性作用”等一系列理论之后,培育、建设优质高效的科技服务市场,提高科技成果的转化效率,已成为新时期的重要任务,也必将成为中国技术市场趋于成熟的象征。

三十多年来,让我们清醒意识到,没有服务市场支撑的技术市场,如同商品市场没有配套设施一样,将是一个功能不全、发育不良的畸形市场。技术市场要是没有高质量的科技服务作保障,不论政府如何用力推动、如何竭力促进,都将难免是“瞎子点灯”,实现科技成果向生产力的转化,也就成为“空想”。

 

一、技术市场的基本功能是促进科技成果的转化

中国的技术市场起源于1981年。当年,国家科委党组在关于“科学技术发展方针的汇报提纲”中,提出要“加速科学技术成果的应用推广,实行有偿转让”,中央批转了这个建议。国务院在198411月的第51次常务会议,专题讨论技术有偿转让条例,正式提出要大力开拓技术市场。

据此,我认为技术市场在我国的出现,主要基于两个原因:

一是冲破旧体制的需要。僵化的计划体制,加上十年文革带来的灾难(见中共中央十一届三中全会公报),全国上下盼发展心切。“发展是硬道理”,“贫穷就会挨打”等中央领导的精辟言论,极大地鼓舞了全国人民。第一生产力理论,实施科技兴国,依靠科技解放生产力,成为国家发展的铁律。党的工作重心转移,全国科学大会的召开,科技人员从“臭老九”的思想牢笼中解放出来等一系列举措,成了当时我国经济发展的主旋律。

二是建立市场机制的必然。在科学救国重大命题面前,在技术是商品,解放生产力的口号下,冲破计划经济的思想紧箍,国务院推出“四个转移”的政策措施。旨在振兴中国经济,改变落后面貌。为了实现技术这种“特殊商品”的转移和转化,提出了要开拓我国的技术市场。

面临当时的环境,技术市场的开放,需要具备三个基本条件:

首先是经济体制。在计划经济根深蒂固的中国,要让技术融入商品经济,继而融入市场经济,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国务院提出技术可以转让,科研机构与科技人员要走出实验室,到经济建设主战场,正是基于对计划经济旧体制的一种强烈冲击。技术市场的“四技”活动,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开展起来的。

其次是科技体制。研究机构是技术商品生产的主要源头,开放技术市场,科技体制首当其冲。尽管人们都知道旧科技体制是束缚生产力发展的,但要向它开刀,谈何容易。中央科技体制改革决定明确指出,要把开放技术市场,作为改革科研体制的突破口。当时,正是通过削减事业费这种消极的改革手段,让研究机构和大批科技人员走出大院,到农村、工厂,到经济建设第一线。其用意,就是为了落实“经济建设必须依靠科学技术,科学技术工作必须面向经济建设”的中央方针。

第三,技术市场必须在市场经济体制下运行。在当时国家处在“有计划商品经济”的体制,人们还在“计划多一点,还是市场多一点”问题上徘徊,国务院提出了培育技术市场的“八字方针”。方针的要害是“放开”、“搞活”,核心是“扶持”、“引导”。本质是强调对破土而出的技术市场“萌芽”,进行培育和扶植。国务院成立全国技术市场协调指导机构,直接领导全国的技术市场和技术转移活动。

正是这个正确方针,使得中国的技术市场,在这三十几年的理论创新和实践中,实现了认识升华,获得了蓬勃发展。尤其是在国家确立市场经济体制后,在市场配置科技资源上,实现了新的跨越,科技人员的聪明才智和创新精神得到充分释放,为实现加速科学技术成果的转化,在体制上奠定了基础。

 

二、科技成果的转化是个漫长且充满风险的过程

从本质上讲,科技成果是科技人员智慧的结晶,它经历了从创新冲动到产品开发等一系列创造性劳动。从实践上考量,支撑这种创新,需要四个基本条件:一是知识积累。发明创造需要科技人员的知识累积,它是个厚积薄发的过程。二是逻辑构思。这是科技人员世界观、方法论的综合体现,是对发明人的知识、智慧和素质的全面考验。三是科学实验手段。任何发明创造,都是通过无数次实验、获得科学的理论求证后的成果。四是成果的超越性。人无我有,人有我优,超越别人。仿制和模仿,不属于创造,谈不上创新。

科技成果正是在这些条件下,完成从创新到转化的漫长过程。它是复杂劳动和创造性劳动的集合,与一般产品生产的简单劳动是无法比拟的。

科技成果的转化,大致分为四个过程,都充满着风险:

从立题到完成实验,是技术创新的原始起点。研究成果问世,耗费时间长短不一。对有的人来说,也许是一辈子的心血耗费。许多创新冲动最后烟消灰灭,新的创新替代了旧的成果,是常有的事。这阶段的经济耗损相对较少,也无太大的市场风险。

当研究成果进入产品开发,向生产过渡的时候,障碍众多,困难频繁。研究成果要接受可行性和可靠性的测试,产品还要接受消费市场的许多检验。从研究成果变为技术产品,是研发工作最容易陷入“死亡谷”的危险期,失败与挫折高发、频发。对投资者来说,既是风投的最佳时期,也是最不安全的区域。

研究成果越过“死亡谷”后,就是商品、产业化的阶段。科技成果实现从实验室向市场消费的变迁,是科研人员一切活动的归宿。它除了要接受技术先进性、成熟度、竞争力方面的考验。解决市场需求,解决与生产规模匹配,解决商品的知识产权、标准、标识等工作,将上升为主要工作。这是科研人员跨越“达文尔海”,与投资者、企业家结合的过程。是吸引投资者,考验产品生产者的判断能力、企业实力、管理决策能力等方面的智慧与才能的阶段。从投资角度考察,风险和机遇并存。要是调研得法、判断正确,科学决策做好了,机遇就大于风险。

最后,是技术成果的规模化生产,即实现产业化阶段,是技术市场活动的最终目的。企业除了要有效地组织商品生产,产品技术寿命、市场竞争力、营销策略和研发体系、产业升级,以及企业的治理结构、发展规划、运行机制等问题,将全面接受严酷的市场检验。这阶段的主要风险一在市场,二是管理。建立现代企业制度,是适应市场经济体制的需要,也是实现技术产业化的根本保障,它需要科学管理。市场是竞争,管理同样也是竞争。一定程度上,是现代企业管理与落后的家族式管理的竞争。这对以家族式、作坊工厂为主要形态的中小企业来说,是一次脱胎换骨的变革。企业在技术风险裹夹引发的市场风险条件下,唯有重视发挥技术市场的功能,不断创新,不断进取,将技术市场与资本市场的双重功能有机地结合起来,企业才会有出路。

 

三、科技成果转化,呼唤符合产业链要求的科技服务市场

我国的科技服务市场,是根据经济建设的需要,伴随技术市场的发育,逐渐壮大起来的。从技术市场视角考察,服务市场需要科技服务体系作支撑,需要以科技创新与技术转移为中心内容,以技术转化为目标的一切服务作保障。研究证明,科技服务的优质、高效,决定着技术市场发展和成熟的程度。

我国的科技服务,源于技术成果的信息传递。“中介”作为科技服务的代名字,就是在这种背景下约定俗成的。随着技术转移和转化活动的深入,科技与经济、技术成果与产业化之间的结合日趋紧密,服务内容日益丰富,要求越来越高。当今冠以“科技中介”的机构,因缺乏对服务规律的研究和专业训练,其服务活动不能适应科技成果转化规律和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一定程度上,制约了技术市场的发展与成熟。

综合起来,我国许多科技服务机构和活动,存在以下缺陷:

一是内容单一。一些人只会介绍信息、或撰写科技立项材料,对技术和产品的生产规律,知之甚少。不懂经济工作,不熟悉资本市场规律。他们的服务,离不开科技机关,离不开科研机构,成了只能为科研工作和科技机关工作服务的科技服务。

二是对象偏移。企业是科技成果转化的主体,科技服务理应立足企业。可是,正是他们在服务知识与能力上的缺陷,无法提供全面服务。即使帮了企业,也是在做些申报科技项目方面的简单劳务,并非是完整意义上的科技服务。

三是方式被动。因服务人员的先天不足,形成服务方式的被动。他们不能对市场需求作出主动判断,没有符合成果转化规律的特色服务与专长,走的是“你问我答”、或“问而难答”、“守株待兔”式的服务道路。

四是服务不配套。技术成果产业化,要的是服务技术的配套与链接,“断链”的服务,势必与产业需要脱节。我认为,我国的科技服务市场,长期处在服务链低端,要是这种状况不改变,既满足不了企业的需求,也跟不上经济社会发展步伐,将迟早会被市场经济淘汰。

透视和剖析我国科技服务市场结构,大致可分四类:

第一类是“公主型”。顾名思义,是政府授意“出生”的,或者是政府投资注册的。人员主要来自科技部门和事业单位,其中也不乏会有一些专业技术较强的骨干。问题是其主要业务,是为科技机关做事。经济上是双轨制,既享有政府的“用钱买服务”资助,又能利用市场创收。

第二类是“自主创业型”。自然人合伙投资注册,人员来自社会或是科研部门的溢出人员。他们除了无奈地要到企业“找活”,也会设法从“公主型”地块上去“检漏”。没有“黄罗伞”保护,没有事业费支持,全靠帮企业到政府那里批项目来“分桩”。这些机构的日子,相对过得比较艰辛。

第三类是“资质型”。这类机构,从人员的资质、服务标准都比较规范、成熟。像资产评估、会计事务、法律事务、知识产权事务等,都有明确的专业要求,国家有规则,行业有规范。它们已融入市场经济体制,成为我国步入现代服务业市场较早的生力军,是我国技术市场服务体系中的重要队伍。

第四类是“名实不符型”。他们虽也冠以“科技服务”,但人员较杂,有的只有小学文化,就斗胆地去为高新技术企业做服务。有的“借牌开业”、“借名开业”、“借人开业”,挂羊头卖狗肉。有的还会吹嘘自己做的申请项目能“百发百中”。他们拉专家作虎皮,也揽专业性很强的服务。也有专门结识官员的,为的是给企业跑立项……他们做推销、拉广告,无所不为。用他们的话讲,叫“什么来钱干什么”。

笔者暂且不论第四类确需整顿和规范,就前两类机构,其共同缺陷来说,只能做“青一色”的科技服务,与技术转化的产业链需要脱节,是根本要害。成果转化是技术性强、要求复杂、链接严密、管理严格的系统工程,一个无法提供符合产业链需要的服务市场,一个无法提供符合科技转化规律的链式服务,尤如理发店里,只能理发,没有刮胡子和洗头的这种不配套服务同理。

因此,培育和建设符合产业链需要、符合科技转化规律的科技服务大市场,已迫在眉睫,这是中国技术市场成熟的重要标志。

 

四、科技服务市场,呼唤功能强大的服务平台

科技服务同技术、信息、人才及资金一样,都是技术成果在转化过程中,不可或缺的关键要素,在一定程度上起着关键作用。科学技术是生产力,也包含科技服务。技术成果向生产力的转化,其渐进性、有规律性、过程长和风险多等特征,决定了为其提供的服务,必须要能与这些特征相适应。

从社会分工角度看,技术成果从诞生到转化的各阶段,人、财、物等生产要素,存在众多差异性,需要与之相适应、相匹配的综合服务相伴随。这种与技术产业化相适应和匹配的服务活动,包括了服务机构的资质、专业和服务质量的匹配与协调。这种建立在符合技术转化规律基础上的综合性服务,呼唤技术市场应当要培育和尽早形成有严密构架的链式服务体系,这将是促进中国技术市场发展和成熟的历史必然。

现代社会专业分工日益细化,“科技服务链”理论的创立,既是社会进步,也是科学技术发展规律所决定,更是提高技术转化效率所必需。在技术成果实现产业化的长链上,每项技术难题、每个经济问题,都具有很强的专业性和市场性,都与实现转化相关联。这些问题和需求的背后,是涉及不同专业、不同内容、不同要求和不同标准的服务。这是一条为科技创新的服务为先导,集信息、资本、人才等各种生产要素的服务为支撑的“科技服务链”。成功的科技服务,是做企业很想解决、且做不了、很需要做的事情。倘若整个服务体系,只做简单的服务,或者只会做某一件事情,从产业链角度就是一种“断链”服务,满足不了企业和用户的需要,与科技成果实现转化的目标也相距甚远。当今的企业,许多技术研发和产业化工作,靠的是自我服务。他们对服务领域还非常陌生,他们怕花钱,他们对企业发展还需要专门机构来提供专业化服务的道理一无所知。这也是一些项目,因服务跟不上,而中途夭折、半途而废的原因所在。

正是技术转化过程的专业性强、情况复杂、风险丛生的特点,企业需要正确判断、果断决策和科学管理,充分说明技术市场为之提供服务的重要性。发达国家成功经验告诉我们,建设具有政府背景、有政策支持和专业支撑,权威性高的公共服务平台,已成为继九十年代各地建设常设技术市场之后,更加符合科技成果转化要求、更加符合技术市场规律,更加符合市场经济需要的一件刻不容缓的大事。据此,这种公共平台需要解决以下问题:

一是平台定位。研究证明,公共性是服务平台的基本属性。一个能为全社会提供公开、公平、公正的服务平台,必须充分体现公益性和公共性。所以,要让平台充分发挥作用,“公正、公益、公共”是建设现代服务平台的基本原则。

二是运行机制。优质高效的运行机制,是市场经济的优势所在,是平台运行和发展的客观要求。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要防止把平台办成政府的附属。要让具有“三公”特征的平台能顺畅、高效运转,按照现代企业制度构建平台的管理体制是关键。一个没有活力,或完全要以盈利为目的服务平台,违背公共服务平台宗旨,也不符合为技术转化服务的本质要求。

三是服务网络。平台的要害在定位,关键是机制,核心是功能。一个功能强大的服务平台,必然会吸引广大用户的集聚,必定会受到广大企业和科技人员的拥护。功能的强大与否,一要取决于专业服务功能的齐全,提供服务机构的高效优质,这是平台的基础。其次,是各种不同专业服务在统一规则下的统筹、匹配与联动,这是平台有别于一般服务组织、一般服务网络的显著特征。唯有如此,方能满足企业和用户为实现技术成果转化、产业化服务的需要,否则谈不上“功能强大”。

当前,技术市场已到了需要深度培育和完善的时期,具体的就是要加强科技服务市场的建设。所谓建设,就是要继续培育与扶持。培育的核心是“规范”与“整合”。目前我国众多科技服务机构在功能、专业和服务内容及质量方面,离市场需要甚远。人才的培养和服务机构的标准化,都属于“规范”范畴。“整合”的核心是资源集成,它包括两个方面,一是要将能为产业链需要服务的资源组织起来,形成集团化服务。二是要将各地技术市场的硬、软件资源整合集成使用。例如“中国浙江网上技术市场”,在国内已经形成很大影响。对浙江来说,如何完善和发展这个服务设施,真正做到“一张蓝图画到底、干到底”,应成为有关部门需要认真谋划的事情。通过把全省、乃至全国的相应服务资源进行整合,使其成为具有浙江特色的科技服务大平台,切实做好培育和建设科技服务市场的这篇大文章,为进一步繁荣我国技术市场,为实现科技成果的产业化,作出应有的贡献!(本文发表于2014317【中国高新技术产业导报】的“科技成果转化新模式新路径探讨”专栏)

(作者系中国技术市场协会副会长、浙江省技术市场促进会会长)

 

 
 
 
浙江省技术市场促进会
地址:杭州市文三路199号创业大厦902 邮编:310012
电话:88820903 88210761 传真:88820903
E-mail:zjjssc@163.com